官方微信 泰联网APP下载

泰国华人中文网-泰联网

开启左侧

曙光之城!泰国素可泰古城的秘密 与800年前的佛像安详对视

少女心三万吨 发表于 2019-2-21 12:00:03

20170626022802251.jpg

曼谷以北427公里,清迈以南318公里,地图上的坐标,牢牢的划定在素可泰 (Sukhothai)。你所看到的妖娆的泰国、宁静的泰国、喧嚣的泰国、疯狂的泰国,都是源于这个——快乐开始的曙光之城。这是个奇怪的地方,不喜欢的人大抵会抱怨烈日骄阳,抱怨断壁残垣,抱怨交通不便,抱怨这眼所能及的天圆地方如出一辙;可是喜欢的人,如我,却一见钟情般的爱上了这里骄阳的炙热、遗迹的古朴、交通的有趣和看似重复的场景里微小的用心和雕琢。

20170626022818187.jpg

对于我来说,这是个适合发呆的地方。什么都不做,四下无人,觅得一隅清凉,与800年前的佛像安详对视,内心忽然弥漫出温暖的情愫,这是一种神秘的张力,让人顿时在时光的蜚短流长里,愈来愈渺小,直到无处遁逃。泰国的旧名是“暹罗”,感觉和柬埔寨的“暹粒”有着某种亲戚关系。

走在素可泰古城,随处可见的佛像与古寺与暹粒的寺庙颇有几分形似,仔细端详,却不尽神似。追溯历史,其实端倪尽显:在泰国第一个王朝“素可泰王朝”成立之前,公元十三世纪早期,永河(Yom River)流域沿岸坐落着素可泰 (Sukhothai) 和西沙差那莱 (Si Satchanalai)两座城市。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被高棉人 (Khmers)也就是现如今的柬埔寨人统治,一直延续到公元十三世纪中期,高棉势力逐渐衰退,泰族崛起,高棉军队被驱逐,坤邦克朗刀(Pho Khun Banglanghow)被拥戴为王,开始了持续长达两百年的帕峦王朝 (Phraruang),直到公元 1438 年被大城王朝 (Ayuthaya)吞并。

20170626022845730.jpg

整个泰国的历史,便是四个王朝的历史,从“大城王朝”之后,是“吞武里王朝”,然后是至今依然延续的“拉达那哥辛王朝”。王朝迭代,文化传习,如今的泰国皇宫金碧辉煌、奢华至极,在风格上与素可泰朴素的王城遗迹可谓大相径庭。可是沉下心来,在那些巍巍屹立的佛陀造像与塔寺庙宇里,还是隐隐看见一个国家文化、习气的奔流始末,原来溯本追源,总会找到答案。

我异常痴迷各种开疆扩土建国的君主,“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想想那个充满荷尔蒙的场景,就感觉特别刺激肾上腺素。在盛产国王的泰国,我最喜欢的君上,还是素可泰王朝的第三任国王——兰甘亨。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会戴上封建和愚昧的脚镣手铐踉跄而行到多远多久,是兰甘亨通过对高棉文字的改良,创造了真正属于泰国的文明语言体系,从此让这个国家有了自己的灵魂和希望。

20170626022916397.jpg

在朝代交替国家发展的进程里,文明的力量向来强大,素可泰的崛起在兰甘亨时代达到了鼎盛时期。而无论历经多少杀戮,早前从柬埔寨传入的南传小乘佛教,一直以来都成为这个民族最执着的精神引领,以至于兰甘亨之后的素可泰王朝的王子王孙们,都寄希望于修行与持戒,一心向佛,疏于朝政,并且大兴佛寺,沉溺宗教。这气势滂沱的素可泰王国,由此走向万劫不复的衰落。

在素可泰古城里游弋,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有着高度宗教信仰的民族和他们所处的地域或者国家,往往是这个世界上最落后的地域或者国家,人民都生活在贫穷和痛苦之中?在我走遍了这些宗教兴盛的国家,我想我找到了答案,也开始重新反思信仰和宗教的区别——信仰是让你学会真正的自由,而宗教是以信仰之名为你重新套上思想的枷锁。

20170626022935803.jpg

佛陀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既然佛陀说是人行邪道,那又何必见佛造庙? 所以很多时候,宗教都沦为了精神统治的工具,帮助政治家和野心家大展宏图。在素可泰经历了空前的繁荣,那些躺在兰甘亨国王的成就庇护下坐享其成的君二代、君三代们,养尊处优,他们只需要付出极少的努力就可以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是不会再去付出更多的努力对目前的生活做进一步的改善。

而让国家稳定不给自己添乱的唯一方式,就是大兴佛教,以宗教来治理国家,让人出于对神灵的畏忌进而臣服于君主。可是他们忽视了,仅仅依靠祈祷和念诵,是无法换来进步和发展的。他们用这种方法套牢民众的时候,亦深深的套牢了自己和自己的国家。

无论是耶稣、佛陀、还是老子、孔子和默罕默德,他们都无一例外的是开创者和进取者,从不会无视劳作和创造,亦更不会只用祈祷来周全梦想。“放下,但不放弃;认真,却不执着”。对圣贤们最好的恭敬,不是塑像作揖,而是踏踏实实学会乐观的面对当下,勇敢的克服知障。去解决问题而非逃避困难。

20170626023006913.jpg

可惜几百年前的素可泰的末代君主们并不知道,佛陀,不是立在庙宇之间的庄严形象;渴望与佛陀产生感应的方式,不是三跪九叩敬礼焚香。真正的信仰,是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无视现在,只看当下起心动念的细微处,我是谁,我在哪?把这个 “我“ 坚持做好了,便是解脱。

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跟平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有能力把那个当下细微的 “我 “, 任凭外界如何影响,世事如何变化,都能一心不乱的活成一个恒定的参数——这是定力,亦是修行。所谓如如不动,不是不动,是无以为动。一个不事生产的国家始终会流于贫瘠,一个靠祈祷换取希望的民族亦根本换不来富庶。

20170626023026210.jpg

所以佛陀要求“渡人自渡”,便是这个道理。所以去素可泰看什么,是佛像亦不是佛像,是庙宇亦不是庙宇。是繁华过后的落魄,是奢靡过后的沧桑,更要看的,是即便这样,人类依旧生生不息的顽强与力量——在这不断的创造、毁灭、重建、再创造的过程里,人类在完成原本属于他的完美的修行与成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佛陀从不教人避世,我们却假借佛陀逃离世间的苦,规避一世为人的使命和责任,这又何尝不是掩人耳目自我陶醉的伪修行。所以这才是我真正喜欢素可泰的地方,坐在林立的佛像庙宇之中,光阴缱绻,清风徐来,自心清净,茅塞顿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